期 1·2021
GF员工的全球杂志

© Tiago Coelho

旧爱不会消逝

Daniel Marchet,巴西南部 GF Machining Solutions 的销售助理,小时候就痴迷于老爷车。而现在,他会自己修理一番,甚至开着一辆老式的大众巴士来了一次长途旅行,去了巴塔哥尼亚。除此之外,Daniel 对机器的偏爱也与自己的工作相辅相成。

二十世纪 80 年代以及 90 年代,在巴西开车就是冒险,特别是在内陆地区。经常会看到,一辆车里坐着六、七个人,如果还带着孩子,车里甚至会坐十个人。他们坐在后备箱里,后盖就那么开着——安全带不过是一种装饰。这就是 37 岁的 Daniel Marchet 对自己童年里的旅行记忆

graphic

“去我祖父在诺瓦米兰 (Nova Milano) 的农场做客尤其冒险”,Daniel 回忆道。他的祖父总是在南卡希亚斯 (Caxias do Sul) 迎接他们一家。这座城市有 500,000 人口,位于巴西最南部的南里奥格兰德州 (Rio Grande do Sul) 首府阿雷格里港 (Porto Alegre) 以北约 110 公里。祖父开车将他们一家带到法罗皮利亚 (Farroupilha) 区的诺瓦米兰小镇,周末,他在那里经营着一个农场。每次开车迎接,他都有办法用自己的 Marajó(通用汽车欧宝 Kadett 大篷车的巴西版)一次拉载全部的七、八位家庭成员:大人坐在前面,后备箱至少坐两个孩子。

钟爱四轮坐骑

Daniel 对修理和修复老爷车的兴趣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风行 Marajó 之前就被激发出来。“我出生在南里奥格兰德州内陆城市伊茹伊 (Ijuí)。它距离阿雷格里港大约 395 公里,以农业为主。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的广告。我母亲现在还会开玩笑说,我人生的第一个词就是‘农业机械’”,他说道。 Daniel 的祖父会在他的小庄园里自己修理拖拉机。Daniel 经常会在这时看着他,并从此着迷于这些机器驱动的技术。

少年时,他还不能自己开车,先是骑着自行车风驰电掣。他和他的朋友们在自己的坐骑上左调右调,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进行组装。“我们给车轮上了油漆,在自己家里进行修理”,他回忆道。但是他对发动机的兴趣更胜于自行车。因此,他在 15 岁时就开始工作,并攒钱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一辆大众甲壳虫,在巴西被称为“Fusca”。有了这辆甲壳虫,他对汽车和发动机的热情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先是遇到了其他甲壳虫迷。然后我们一起成立了当地的甲壳虫俱乐部“Caxias Fusca Clube”。在我和父母居住的南卡希亚斯附近,我们所有的朋友和邻居都开甲壳虫。我们总是自己修车,因为很难找到备件和汽车修理师。我要在废料场花几个小时来寻找备件”,­Daniel 如是说。

一个漫长的爱情故事
2004

2004

graphic © 私人

Daniel 总是在他父亲的车库里与自己的朋友们聚会。有一天,一个邻居买了一辆大众 T1 巴士。Daniel 从此就爱上了这辆车。

2009

2009

graphic © 私人

他的邻居打算卖掉这辆巴士,新的车主虽然想要进行修复,但是放弃了。Daniel 抓住了机会:他自己买下了这辆大众巴士。

2009

2009

graphic © 私人

一点一点地,Daniel 在他朋友们的帮助下完成了这辆 Bulli 巴士的修复。然后他们开着修复后的 T1 和其他几辆老爷车前往巴塔哥尼亚。

2020

2020

graphic © 私人

现在,Daniel 还在照料和维 护着他的大众巴士。不再是在 他父亲的车库,而是他与朋友 们合租的 South Custom Garage 修理厂。

改进与保留

如今,Daniel 拥有一辆 1984 年款福特 F-100 皮卡车和一辆大众巴士。在巴西,这种车型也被称为 VW Kombi,而这辆车的车龄已达十年,是他目前最喜欢的车。积累下多年的经验后,如果 Daniel 在巴西或国外找不到合适的零件,他还可以自己制造零件。多年来,他父亲的车库是 Daniel 和朋友们的聚会场所。但是自从他结婚并搬出去住以后,他们就一直在 Daniel 距家八公里外南卡希亚斯的一个修理厂里相聚。

Daniel 经常和他同样热爱老爷车的朋友们一起在这个修理厂中聚会。修理厂占地面积约 380 平方米,最多可容纳八辆汽车、存放许多备件。后来,­Daniel 和他的朋友们安装了一台液压升降机、一个烤漆房和一台焊接设备。“修理厂配有非常专业的设备。我在俱乐部的一位朋友专职在那里工作,为它取名“South Custom Garage”。除了汽车以及其他设备之外,那里还有许多老爷车的备件,例如气泵和轮辋。

© Tiago Coelho

Daniel Marchet 希望在对汽车进行改进的同时,保留其原本特色。他与朋友们一起,在一间汽车修理厂挥洒着自己巨大的热情。

© Tiago Coelho

在占地 380 平方米的 South Custom Garage 大型修理厂里,Daniel 置身于他的老爷车收藏品中。

© Tiago Coelho

精密性工作:Daniel 在检查一辆 1984 年老式福特 F100 的汽油滤清器。

© Tiago Coelho

Daniel 为一辆巴西肌肉车的发动机外观赋予美感。

核心部分: Daniel 在检查一台新 V8 发动机的电气连接和表面光洁度。

未经功能测试,任何一辆车都不能离开修理厂。

© Tiago Coelho

Daniel Marchet 是古典车迷,尤其喜欢改造 1974 年巴西的一款肌肉车雪佛兰 Opala。

© Tiago Coelho

Daniel 的老爷车停在南卡希亚斯(巴西)的 South Custom Garage 修理厂前。

工作日里,它是一家专业的修理厂,但在周末,Daniel 和他的朋友们会在那里思索新的创意。在开始动手之前,他们总是先聊一会儿。“我们会就新的或正在进行的项目交流意见,我们每个人都会提出想法,然后再开始行动”,Daniel 讲道。“修理厂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我们朋友之间的合作”,他补充道。大多数情况是五人一起来修理厂,好友一共有十人。“即使我们同时开展项目,我们也总是相互帮助、相互提建议或相互开玩笑——这一点是我们的专长”,­Daniel 如是说。他与拥有共同爱好的同僚们有一个明确的使命:“我们改进汽车,但同时希望保留车辆原本的特色。”

然而 COVID-19 大流行,特别是封锁之后,在 2020 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改变了原本的情况。直至 2020 年 6 月底,朋友们才终于回到修理厂里工作。他们现在得以重聚,但是自此都一直戴着口罩一起工作。

© Tiago Coelho
Daniel 对于技术的挚爱始于维修摩托车。由此激发了他对老爷车的挚爱。

车轮上的大冒险

尽管 Daniel 始终仍对他的甲壳虫兴趣盎然,但现在,大众巴士才是他的最爱。在 2009/2010 年之交,他驾驶着巴士经历了一次最大胆的冒险。Daniel 和他甲壳虫俱乐部的朋友们曾决定前往巴塔哥尼亚旅行。他们称那次旅行为“甲壳虫的南部之旅 (Fuscaustral)”。该地区位于阿根廷与智利之间,是南美的最南端,距离南卡希亚斯约 1,600 公里。“我们为这次旅行和补给计划了整整一年。”

但 Daniel 在旅途中才发现,这辆大众巴士的车况不佳。“越过巴西-阿根廷边界后不久,就爆了一个胎。但这还不算太糟糕,因为我车上有六个备胎。”行驶 960 公里后,出现了下一个问题:这辆 Bulli 巴士不适应阿根廷普遍使用的纯汽油——巴西的汽油中混有 27% 的乙醇——这使得巴士无法启动,Daniel 不得不在路上重新调校发动机。继续行驶 1,930 公里之后,接着又遇到下一个挫折:“启动器坏了,我们找不到备件或任何其他方法来进行修理”,Daniel 遗憾地说道。所以在整个旅行途中,每次朋友们都必须推着发动这辆大众巴士。23 天里行驶 9,600 多公里后再次回到家中,Daniel 不想这么轻易地放弃自己的随行伴侣。恰恰相反。“我必须修理发动机。所以我决定,马上全部进行翻新。我从汽车底板着手,并打算重新组装整辆 Bulli 巴士”,他讲道。

车队的最后一次冒险旅程发生疫情之前——在 2020 年 1 月。他们的目的地是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因此,这次旅行被称为“甲壳虫的阿塔卡马之旅 (Fuscatacama)”。这次,大众巴士留在在家里,Daniel 开着他的 F-100 踏上旅程。

© 私人
各种车型的老爷车在阿塔卡马沙漠的背景下排成一列。
© 私人
  Daniel 和他来自修理厂的朋友们在 2020 年 1 月前往阿塔卡马沙漠。这支车队是一支久经考验的团队。大约十一年前,他们一起驾车前往巴塔哥尼亚,历时 23 天,行程达 9,600 公里。那次旅程将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

全力以赴,赢得未来

Daniel 对自己的工作同样执着。他在南卡希亚斯 GF Machining Solutions 工作了超过十二年,负责生产基地的机床技术支持。“与圣保罗在每个部门都有一位自己的专家不同,我在南部这里负责所有部门的工作,是一名全能型的工程师。”然后,Daniel 的职业生涯转向了商务。如今,他是巴西 GF Machining Solutions 的销售助理,在自己的全职工作以外,他还在业余时间里完成了法律学习

© Tiago Coelho
在 GF 技术中心,他会向客户展示最新的技术。
© Tiago Coelho
Daniel 的一天通常是从拜访客户或在他的办公室开始的。就像在 South Custom Garage 修理厂中拧螺丝时一样,Daniel 在工作中也非常认真。

除此之外,Daniel 还是有时间与他的朋友们一起维护和改装老式汽车。新冠疫情使周末聚会暂停了一段时间。他朋友的修理厂在 2020 年最初两个月一直关门歇业,尽管修理厂的所有者在紧闭的大门后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在 2020 年 6 月,Daniel 终于结束了在家庭办公室中的工作。“我开始再次离开家里,鼓起勇气。我在周六回到车间修理汽车。我们不再组织烧烤或车队聚会,但我们重新共同投身到我们的爱好中。”他在讲述中回忆了过去的时光,他在修理厂与朋友们纵情欢乐,分享玛黛茶——这是南里奥格兰德州的传统热饮。现在还这样做则是无法想象的,因为这种饮料是你一口我一口分着喝的。“但是在艰难的时期,友谊弥足珍贵,我们都很享受在一起的时光,”Daniel 确信。

Diese Website verwendet Cookies, um sicherzustellen, dass Sie das beste Erlebnis auf unserer Website erhalten.

https://globe.georgfischer.com/zh/wp-json/public/posts